设为首页 添加收藏 关于我们
公司新闻
工程案例 公司新闻 公司资质 公司文化 公司简介
养猪居然能比房地产行业赚得还多
发布时间:2017/2/14 发布者:管理员 阅读:448


差不多在 10 年前,猪的市场比房地产的市场还大,一年超过了 2 万亿人民币。现在中国有 14 亿人口,一年要吃掉 7 亿头猪,也就是说每个人每年要吃半扇猪。
地球上 70 亿人所吃掉的猪中,有一半都是被中国人吃掉的;全世界有 300 多个品牌猪肉,中国的占了 1/3。冯叔说,中华民族能够发展到今天,猪功不可没。
今天,让我们跟着冯叔一起逛逛广州猪肉市场,见识见识养猪行业里的老大。  
嘉宾陈生
广东壹号食品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北京大学经济系高材生,被称「猪肉大王」,曾放出豪言要把猪肉卖出北大水平

陈生:「把猪肉卖出北大水平」,原本是跟媒体开的一个玩笑,但是现在我们在竞争那么激烈的行业里成了老大,而且第二名跟我们的差距不是在一个等级里的,就真的可以算是北大水平了。其实我最早是跟你一样做房地产的,32 岁就是亿万富翁了。   冯叔:那后来怎么想起来干养猪这个事儿了?   陈生:大概做了两三年之后,我把大家都召集出来,说「我要做一个在政治层面上正确的,但在经济层面上绝对错误的事儿」,就是离开房地产业。   冯叔:有个互联网界的朋友之前也说要养猪,还说猪跟房地产有点关系,如果一头猪只占 1.5 平方米,通常被叫做「经济适用猪」。   陈生:才 1.5平米,猪都不能转身,那太没「猪道」了。有很多母猪一生下来,尾巴就被剪了,因为摇来摇去会消耗能量,我也说太没猪道了,不过现在在国外,特别是欧洲,逐渐开始不准这样做了。   冯叔:猪的品种是你自己研发的,还是政府垄断的?   陈生:不,有 90% 都是进口的种猪,因为我们传统的猪太肥。比如平均 1 斤的毛猪,我国的要用 4 斤左右的饲料,瘦肉率只有 30%;进口的只要 2.5 斤饲料,而且瘦肉率达到了 63%,所以没法竞争了。原本我国有几百个地方品种的土猪,但 90% 已经跟熊猫那样快灭绝了。   冯叔:你现在就只是卖生猪,也管杀猪吗?   陈生:先交给屠宰场,然后由我们配送。我们有 40 万头猪,1000 个连锁店,一刀一刀地卖,所以「猪周期」与我无关。周期会形成,是因为在价格高峰的时候农民拼命养猪,养多了价格下跌,一亏本就不养了,价格又会上去。大概 4 年左右就有个周期,我只要把这个节奏踏好,然后能顶得住低谷就行。
总体上,养猪行业的纯利润超过 10%。你们肯定不知道,一家养猪企业能比任何房地产公司赚得都多。国内有个集团,现在已经变成了全世界最大的养猪企业,光上半年的盈利就有 70 多亿。基本上这几年,如果你坚持下来,养快熟、大型肉猪的都有钱赚了。
冯叔:你要是形成相对优势的品牌,销路应该就有了。   陈生:在过去 10 年,不应该碰品牌猪,除非你很有天分,否则基本上十有九死。我成功的原因,是在做了很多年的酒和饮料之后,才来卖猪肉。   冯叔:所以你做生意的逻辑,是利用细分市场来创造你的独特性,就成了领先优势。   陈生:养猪水平用读书来类比,我现在只能算是初中水平,但是从营销水平上讲,我在中国卖猪肉的里面是最好的,主要就是我有经验。猪产跟房地产是一样的,涉及了十几个部门。从报建到建设完成要一两年,把小母猪养大、配种再出猪,要 5 年,还要再有三四年才能真正摸到门道,那就 10 年过去了。   冯叔:我有个体会,「知识不能保证你赚钱」,但是你一旦想走长远,还是要有点知识的。举个例子,过去乡镇企业的老板有两个很明显的特点,第一,迷信经验,不大愿意接受外部的新东西;第二,不检讨自己,不会自我学习。这个现象现在没有了,能活下来的老板肯定要非常用心地自我学习,因为竞争环境变化太快了。

嘉宾陆步轩 陕西西安人,北大中文系高材生,曾因一则「北大毕业生卖猪肉」的新闻红遍大江南北
冯叔:当今中国第一屠夫就是老陆。他的人生极其坎坷,从 1990 年开始做生意,跟别人做过金矿、装修,也开过小铺子,辗转又离了婚,然后再婚。
最后,这个北大中文系毕业的学生,戴上眼镜,穿起围裙,操起菜刀,开始在档口(做小本生意的商店)剁猪卖肉,一卖就是几年,后来成为全国卖猪档口中的冠军,现在是陈生的企业里最重要的一部分。
陆步轩:我觉得在前边没有引路人的情况下,好多人是在摸索,不知道自己合适从事什么行业,我可能算是歪打正着吧,因为我这个人特别老实。   我师父教我切肉的时候,说「别人要一斤,下刀子就是一斤半,要两斤,下刀子就是三斤」。这样你一天虽然只做了 100 个人的生意,但卖出的量相当于 150 个人。但我就不听我师父的,基本上切得差不了多少,这时候老实人的优势就显示出来了,我从 1999 年开始卖猪肉,到了 2003 年就出名了。
冯叔:这两个北大的同学聚在了一起,一方面饲养着中国最有质量的「壹号土猪」,另一方面又把最有学问的屠夫请来教授切肉,那么现在办这种培训学院的就你们一家?
陆步轩:就我们一家,要培训一个熟练的刀手,最起码要一年。他们在学校会训练吃苦的精神、练习基本功、学习企业文化,还有一些像超市管理、礼仪服务这些方面的训练。
冯叔:这还是要训练的,训没训过差得特别大,任何一个行业都是这样。
陈生:这相当于我的养殖和营销都有一定优势,然后在其他几个方面也拉出一点优势,这样平均分就高了。
一个企业做得好不好,从这两个北大的校友身上能看出来,我觉得这里有几件特别有意思的事情。   第一件事情,就是在任何细微的地方,都要去用心找到生存的基点,也就是差异。比如卖猪肉,一头猪有多少块骨头,怎样庖丁解「猪」?怎样在 7 亿头猪里找到这种黑猪和洋猪的差别,在差异市场上做老大?你要是不用心琢磨,没有点文化,不去观察、思考,是找不到竞争优势的。   第二件就是诚信,陆先生之所以一天能卖 12 头猪,除了他的刀法好,更重要的是他没有按师傅教的方法卖猪。人家要一斤,他最多也就砍个一斤一两,可是他师傅说他是个笨蛋,陕西话就是「瓜(音『寡』)怂」。但正因为他在这个问题上「笨」了一下,结果成了最有文化的屠夫。   所以一个创业者有没有文化,可能不能决定他一开始挣不挣钱,但是我相信一定能决定他能走多远,能飞多高,能创造出多大的未来。知识不仅能够决定命运,更重要的是创造很多的未来,给我们提供了无限多的可能性,无论是高科技还是杀猪,其实都是一样的。

Copyright 2015 聊城绿能新能源有限公司 · 版权所有   前沿网络 · 技术支持   
地址:山东聊城东鲁工业园   客服电话:0635-2169133